關於(中國)文化的一點愚見

(本文原於2010年7月25日發表於博主面書筆記)

勉強去define任何東西都不是理解它的最好方法。Define只是一個角度或觀點而已。我以前有一個老師說,不要去define東西,而要去理解它的contextual meaning,意即一個概念或詞語的定義會隨不同的情況有所改變。我認同文化該是活的,而它每天都在變化中,亦被很多其他所謂「外來」的理念影響,甚或同化,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。

分析或研究(中國或其他)文化,是必須的,是一個學習的過程。而所謂「西方的」思維方法,將一件事物拆解、分類(analyse)、再從新組裝、整合(synthesise),我亦覺得並無不妥。不妥的地方是要硬將這些分析得出的結論去強加於一個「文化」上,即:「你應當怎樣怎樣,因為你是中國人」之類的言論。分析、分類本應是一個用來理解事物的方法,不是先有類別,然後把人或事強行塞進去,這是本末倒置的。先有框框,再將東西塞進去,造就標籤效應。這可會令人覺得「我本就是這樣了,不能改變」,亦造就了一些自然應驗的預言(self-fulfilling prophecy)。這樣會握殺了很多可能性,甚至令文化發展停滯不前,絕對是不利的。

可能在殖民地香港成長的關係,或在海外生活得太久了,或者對中華文化實在才疏學淺,我從來無為身為中國人而驕傲,亦沒有要怎樣宏揚、傳承中華文化的觀念,更遑論國家和民族感情。勉強去定義甚麼是「中國文化」,太裝模作樣和狹隘了。我們該從容一點去面對中國文化的問題,不要覺得那麼沉重,亦不要對自己太過苛刻,更不需要自我審查。文化底蘊,讓之自然流露出來便好了,毋須太self-concious。在平面設計而言,勉強要去做所謂的「中國風」設計,結果淪為表面化的「中國符號」,跟各國唐人街的牌坊、彫龍彫鳳不遑多樣,是宣示勢力、霸佔地頭的行為。這些符號強化了中國的模式化觀念(stereotype),對國外人而言確是一目瞭然,但未免流於片面。這就是中國文化嗎?勉強只可以說是元素。「東方主義」(Orientalism)就是以異國風情和獵奇心態來作賣點。難道中國文化已經没有甚麼「賣點」,要「食老本」?

當你設計的東西比較冷靜、工整、佈白有序的時候,有人會說:太西化了,不夠「本地」。難道要亂七八糟、五顏六色、文字星羅棋布才算是不折不扣的本地設計嗎?不過,「港式」設計當然不是「中式」設計了!平面設計,又稱傳達設計,為的是傳情達意。風格(style)是一個副產品,並非設計的全部。John Heskett將現代主義設計中談及的「function」分為「utility」和「significance」,我認為這個想法很好。Utility即「如何用」,significance即「有何意義」。而他認為文化是處於生活模式(patterns of life)之中,並非一個凌駕性的考量。當然,引用的是一個「老外」的理論,對中國人來說未免有欠說服力(一笑)。

此時此地,香港設計處於一個「去殖」的時期,比較混沌,這也無可厚非。回歸十三年,設計界或社會中都為「何為香港」,「何謂中國」,「香港是否中國」,「我是誰」等的問題之中糾纏不清。周旋於自我身份確立、形象等比較外在的問題當中,很容易忽略了設計的使命或內在本質,即設計師所擔任的角色和如何去用設計解決問題、回應使用者的需要等。文化是一個脈絡性(contextual)的問題,也和社會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。

我同意陶傑說的「崇優」而非「崇洋」。吸收其他文化的好處而將之發揚光大,adopt亦adapt到自身的獨特需要,可以理解。反之,因為民族情緒高漲而盲目、愚蠢地擁護自身文化未盡完善的地方,甚至其迂腐、陰暗面,還要褒揚為自身文化的睿智,這是非常恐佈的。

廣告